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1861图库jpg看图区精品 > 神木楼市泡沫瞬间破裂人人自危 高楼林立空无一人

神木楼市泡沫瞬间破裂人人自危 高楼林立空无一人

上传时间:2021-09-27

  据《中国房地产报》报道,王和平之死,再次将危如累卵的神木推向了崩溃的边缘。

内容来自dedecms

  这个在毛乌素沙漠边际线上生长起来的陕北县城,在近10 年中因地下蕴藏的“黑金”而迅速积累起巨大的财富,因推行免费的医疗和教育制度而闻名全国,又因煤价跳水导致资金链断裂,最终在疯狂的民间借贷和楼市泡沫的崩塌中留下一片萧条的残局。 copyright dedecms

  如果没有煤炭,以及由此而来的“全面免费医疗”,神木不会如此广为人知,神木神话的破灭也就很难进入大众的视野。

copyright dedecms

  7 月15 日,神木前任县委书记雷正西调离前夕,不满县委书记“撒手下车”的群众围堵在神木县委门口,这一群体性事件彻底将神木的危机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下。而最终触发这一群体性事件的关键因素,正是深陷民间借贷漩涡的地产商王和平在20 天前的意外死亡。

本文来自织梦

  王和平,神木县王家畔人,陕西正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今年6 月底,王和平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楼盘)一间宾馆死去,死因引发猜测。因涉及民间借贷问题,其个人经济状况牵扯多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王和平身后的3 亿元外债几乎全部都是民间借贷,”王和平的父亲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采访时坦承,“那天去闹事的主要是工地上没领到工资的工人,还有一些买了房子的业主。”始于一年前的房价急剧下跌和民间借贷的高额利息,无疑让王和平及众多神木开发商背负了难以承受之重。“神木至少有一半的房地产开发商都跑路了。”神木县委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dedecms.com

  去年下半年,包括“房姐”龚爱爱在内的该项目的3 个大股东首先嗅到了市场的危险气息,相继撤资。王和平的父亲告诉记者,这几个股东还要求拿房子来兑付利润。集资大户中途离场,给王和平的资金链带来了沉重的压力。 dedecms.com

  为了回笼资金,王和平也曾想过许多办法,其中一种相当“特别”,即让所有在2011 年开盘时以每平方米6200 元的价格签订合同的购房者,将合约价降为每平方米4000 元。这个至今被很多购房者解读为“讲义气”的举措,却还有一个意图昭然的附加条件:以前打算用银行抵押贷款方式购买房屋的购房者,都需将付款方式改为三次分期付款,除去签约时的首付,在更改合约价格时需再付一部分中期款,尾款则

dedecms.com

  购房者李斌(化名)向记者出示的合同和收据显示,李斌在2011 年8 月16 日以6200 元每平方米的价格购买了胡家讫台村的一处房产,总价为84 万元。2012年变更为每平方米4000 元,总价54 万元。原本首付26.5 万元,剩余房款打算通过银行贷款分10年付清的李斌,在变更合同之后又陆续交了近20 万元中期款。截至王和平“出事”,李斌已经交付房款共计46 万元。 内容来自dedecms

  不惜降价回收现金流,已足见王和平在资金上的捉襟见肘。其公司的员工也提到了关于王和平窘境的一些传闻:今年端午节,王和平将2万元发给公司销售人员做过节费后,自己仅余50多元钱过节。

织梦好,好织梦

  不过,王和平的父亲告诉记者,王和平在过世的当天,还请工地上的工人们一起吃了盒饭。当地人士说,与此前媒体报道中估计的200多位跑路老板相比,至少王和平还算厚道。

织梦好,好织梦

  他的死亡来得突然,时间节点又如此敏感,以致外界对他的死因众说纷纭。但他的父亲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强调“死因就是心肌梗塞”。

内容来自dedecms

  “6月23日,我们父子俩还在一起聊了很久,当时还有些不愉快,”王父提到王和平死前的状态,语带哽咽,“我(对公司的状况)有些担心,他劝我别想太多,说要不了两年一切都能好起来”。 内容来自dedecms

  两天后的6月25日,王和平被发现死于鄂尔多斯的一家宾馆内。神木房地产市场一年来的持续下挫,无疑给王和平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dedecms.com

  王和平所开发的楼盘位于神木胡家讫台村。该项目总建筑面积为23万平方米,规划建设20~28层住宅楼七栋,共计1336套住房。该楼盘自2011年6月份开工,原计划于今年12月底竣工。

内容来自dedecms

  “神木的房价从去年年中开始持续下跌,到现在已经降了近一半。去年5、6月份时,县中心的房价最高能达到每平方米两万元,现在最好的房源也只能卖到一万元出头。”神木地产中介公司九龙地产总店经理张龙向记者介绍,“不仅是房价,销售量也大幅下降,去年我们单店的单月成交套数能超过10套。而上个月我们两个店加起来的成交量也才8套。与此同时,上个月新增的卖房客户竟达到156个。”

内容来自dedecms

  张龙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现在愿意入手的买家大多是急需婚房的刚需购房者,此外还有少量为改善型需求。而抛售房产的,则多是投资型房产持有者。“一个人手上有十几套房源的不在少数,即使价格相比去年已经相当合算,还是很难成交。”张龙说。而来自业内的数据也显示,即便在神木市区内,房屋的空置率也在50%以上。 织梦好,好织梦

  有价无市的不仅是中心区域。前任县委书记郭宝成在2006年提出的神木新村建设,在雷正西主政时期又被不断扩容扩建,提出“再造一个新神木”,面积几乎超过老城区。而这个最初为应对外来务工人口需求和农民进城需求而建设的“卫星城”,在神木房地产市场高歌猛进的带动下,每平方米单价也曾一度上涨至5000元。

织梦好,好织梦

  实际上,早在2011年5月,神木新村的一次土地拍卖就曾在陕西省放出“卫星”。当时拍卖的86.34亩土地,以11.05亿元的天价成交,平均成交价达1280万元/亩,比此前西安(楼盘)1080万元/亩的陕西省最高纪录高出200万元,刷新了陕西省当时的地王纪录。而拍卖涉及的6宗土地中的4宗均被神木县当地的煤老板包揽。 copyright dedecms

  “其实我们也是受害者。”面对几个上门讨债的债主,王和平的父亲无奈地说。虽然王和平身后留下了超过3亿元的民间借贷债务,但王和平的儿子王冉向记者表示,神木著名的“集资大王”刘旭明欠王和平8000万元。与此同时,王父也提到,王冉自己曾向亲朋好友集资2000万元去做“投资”。 织梦好,好织梦

  王冉提到的与刘旭明的8000万元债务中,包含入股一个煤矿的资金。但当记者问到入股时有没有见过煤矿相关的手续和开采证之类的文件时,王冉说,“我不懂,好像见过一个”。 dedecms.com

  王和平家这样复杂的三角债几乎存在于每一个神木人身上,只是规模大小有所不同而已。民间借贷发展到如此地步,与煤炭带来的财富神话关系密切。 内容来自dedecms

  作为中国第一大产煤大县的神木,探明储煤面积占全县总面积的59%,达到4500平方公里,已探明储量500亿吨。且当地煤层断层少,埋藏浅,易于开采,煤质优良也属罕见。2005~2012年,神木的煤炭价格从68元/吨飙升到680元/吨,涨价10倍。这场资源盛宴带来了无数一夜暴富的神话,即便是普通的农民,都感受到了煤炭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 内容来自dedecms

  神木杨家塔村村民吴秀(化名)告诉记者,在他们村开矿,每个村民都得到了补偿款90万元,其中现金补偿84万元,剩余的6万元算作入股。他们一家五口人,一下子拿了400多万元现金。“忽然这么多钱,要怎么花?除了买房子买车,就是拿去典当行最合算了。”“典当行”,实际上就是地下钱庄。

内容来自dedecms

  据神木典当行老板杨波(化名)介绍,神木的民间借贷一开始主要是流向煤矿。起初,由于煤价的持续走强,即便只买卖煤矿,不开采,也可在易手中获得高额利润,因此3分以上的民间借贷利息根本毫无压力。极个别时期,典当行中的大户和老板提供5天以内的大额资金紧急周转,开价高达5角,年利率为600%,约为银行利率的100倍。 本文来自织梦

  随着外埠资金的闻风涌入,民间游资规模的增长和民间借贷网络的进一步延伸,一些当地煤矿在频繁易手中已经被炒到天价,因此民间借贷的集资者开始将资金投向更广泛的领域。近处的鄂尔多斯、西安等地自不待言,据杨波介绍,六会仙缘心水论坛30码神木民间借贷的资金甚至还被投到了四川(楼盘)、湖北等地的煤矿当中。“很多矿都是投资了以后才发现什么也挖不出来。”杨波说。

copyright dedecms

  民间集资如同水流般无孔不入,随之而来就是房地产借贷和当地房价的水涨船高。产业结构和城市建设都相当落后的神木,房地产市场的火热却堪比一线城市,疯狂程度难以想象。

copyright dedecms

  和很多中小城市一样,在这场失去理智的借贷狂潮中,政府再次“失位”。当地人士透露,尽管雷正西曾在官方场合表示要“有效规范民间借贷,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但私下里却对民间借贷持鼓励的态度。 dedecms.com

  与此同时,当地许多官员也涉足民间借贷,导致民众对当地政府的管理缺失颇有怨言,几次群体性事件因此而被触发。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不仅神木当地公务员涉足民间借贷相当普遍,就连榆林市委市政府的官员,也有很多私下与“典当行”过从甚密。

copyright dedecms

  在煤炭经济繁荣的2010年前后,神木县城的房价已涨至1万元/平方米,可与省会西安并驾齐驱。在高房价和政策鼓励的刺激下,新楼盘纷纷拔地而起,严重供过于求。随着煤价疲软和民间借贷崩盘,过度膨胀的房地产泡沫瞬时被刺破。

织梦好,好织梦

  与2008年最高点的680元/吨相比,如今的煤炭价格已经下降了近一半。据《榆林市2013年一季度经济运行分析》显示的数据,今年一季度,神木县99处地方煤矿停产42处,有50处在搞基建,正常生产的只有7处。

织梦好,好织梦

  民间借贷的链条应声断裂。伴随着多个“集资大王”、房地产商的跑路,神木陷入人人自危的境地。 copyright dedecms

  从去年年底融资规模超过40亿元的“黄金大王”张孝昌被批捕以来,号称神木县“集资大王”的刘旭明、乔秀峰、刘国林、王凤义等人先后“跑路”,神木的民间借贷链条如多米诺骨牌般次第倒塌。据统计,今年神木县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截至目前已近3000起,案件数量已经超过去年全年,更是2011年的近5倍。 本文来自织梦

  杨波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尽管大多数典当行老板要么跑路,要么关张,但神木民间借贷的浪潮并未就此止息。“现在的民间借贷利息更高,能达到七八分,一般都是借款人急需资金进行短期周转。但现在放款比以前谨慎多了,一定会有抵押物,一般是车,或者房产。”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随着充满争议的前任书记雷正西的最终调离,神木的街头暂时回归了平静。人们期待着刚从榆林市委组织部长调任神木县委书记的尉俊东能够有所动作。然而榆林市委某官员却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评价,“(尉俊东)书生气很重,没有主管过经济,也没有基层工作经验。”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县委内部官员评价其工作风格较前任书记雷正西更加务实。而针对其在主管经济工作方面的经验不足,上述人员也表示,尉俊东正在招兵买马,打算扩充神木县金融办的实力,试图弥补目前存在的政府监管漏洞。 本文来自织梦

  据了解,神木县已由县委领导牵头成立了针对民间集资大案的若干个工作小组,而王和平一案的工作组组长是神木县副县长高景林。但截至目前,金彩网全年免费资枓大全,该工作小组除了提前化解了又一次业主群体性事件危机之外,尚无其他明确动作。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在如今的神木新村,记者看到,林立的高楼搭配宽阔的马路、大气的休闲广场等配套设施,确实与街道略显逼仄、陈旧低矮的建筑物时常可见,还未完全褪去过去贫困县底色的老城区不可同日而语。然而稍加注意就会发现,这些高楼几乎都没有入住,在建项目也大都处于停工或半停工状态。这里也被外界人士普遍看作与鄂尔多斯、营口(楼盘)等相提并论的“鬼城”。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神木县委某官员在接受采访时向记者解释,神木新村的建设和销售情况不必担心,因为新村的楼盘多为神木当地大企业牵头给职工建设的福利房,“看着没住,其实都已经有人买了”。但在采访中,一名神木新村的购房者却对记者说,新村的房子多是分期付款,首付都交得很少。

copyright dedecms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copyright dedecms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上一篇:申请人冯一敏与被申请人深圳市庆文科技有限公司、一审被告广州安 下一篇:老马向中国癌症患者捐款未到账 用泡沫板冒充钱